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期货

意念成魔第五十二章秦天的秘密

2020-07-03

意念成魔 第五十二章:秦天的秘密

浔仇冷笑起来:“你说你还有些作用,对于此我倒是愿意相信一次。”浔仇那布满阴森之气的手掌在秦天的额头上抚了抚,他只要稍稍一用力,就能在完不伤害他额头的前提下,瞬间将他杀死,即便是灵魂与身的阴阳二气都吞噬的干干净净。

听到浔仇愿意松口,秦天的眼睛亮了起来。他秦天本身就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,否则当时也不会选择背叛卫国公了,现在性命危机,只要能活下来,做什么都可以。

“说吧,你这次来武安郡都是为了什么,还有你们的计划又有什么?知道多少说多少,若是让我满意了,倒是可以饶你一命。”浔仇嘴角一咧,笑的很阴森。

“这次章敬尧派我来,就是想打探你的消息,他早就想杀死你了,只不过一直没有消息,近几大国有你的消息之后,章敬尧已经等不下去了。”

秦天控制着越来越僵硬的身体,喉咙摩擦着发出难听的声音,说出他认为重要的第一个秘密。

浔仇的眼神不可察觉的一黯。章敬尧这个名字,对于他而言,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仇恨。

“同你一起来的有谁?”浔仇冷声道,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他都担心自己看着秦天这一张死脸,一不小心把他当场拍死了。

“还有房正宗。”

“房正宗?原来帝国镇北将军房萧肃的儿子?”浔仇的眉头深深的皱起,自言自语般说道。

“就是他。”秦天求生的**越来越浓烈

,虽然发声加困难,但声音反而响了一些。

“难倒就只有这些?你应该明白,只要你说这些是真的,不用你说,我将来也会查得出来。”浔仇抬起头,冷漠的看着他。

秦天艰难的吞咽着,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。他知道接下来出口的这个秘密必定能让对方满意,然而他也十分清楚,若是让人知道这个秘密是由他的口中说出,那他将来的结果肯定会比现在还要凄惨。

“老管家还没有死。”秦天用乞求的目光,看着浔仇,嘶声说道。

浔仇的身体一震,他的面容第一次失去了平静,惊声道:“你说什么!”

“他就被关在皇宫一处秘密的大牢之中。”

秦天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跳了出来,“章敬尧想要从他的身上获取到一些关于卫国公修行上的秘密,所以一直没有杀死他,外界的人都以为他死了,就连当朝大臣都根本不知道这个秘密。”

浔仇的脸色恢复了平静,他沉默了片刻,认真问道:“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秘密?”

秦天不敢看他的眼睛,“因为曾经都是卫国公府邸上的人,所以章敬尧曾让我去劝降。”

这时候,浔仇那漠的面容终于出现了一种惊慌之色,压抑着心中紧张,急问道:“那后来呢?”

秦天艰难的说道:“老管家死活也不愿意投降,后面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了。”

这时候浔仇松了一口气,卫国公在世的时候,对于身边的人,都是很尊重,想不到面对危机的时候,身边那些人不是四散逃窜便是反戈一击,若是老管家都降了章敬尧,那他真不知以后该相信谁了。

“老管家跟你们不一样。”浔仇微垂下头,轻声道:“他现在一定过得很不舒服。”

秦天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他没有出声。

浔仇没有看他,却是又轻声道:“没有了?”

秦天的心脏再次剧烈的跳动起来,他听得出对方还不满意。

“我……”于是他颤抖着,说出了自己所知的后一个极为重要的秘密,“封魂碑真的存在,现在已经开了。”

“封魂碑?”浔仇的呼吸微微一顿,这又是一个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消息。

传说中,封魂宗是一个很神秘,很强大的宗门,据说达到巅峰的时候,是个名震大陆的天级势力,后来界域大战,封魂宗发挥了极大的作用,他们骄傲的封魂印法对于魂族起到了极大的克制作用,但却也遭到了下三族的强劲攻击。

后来封魂宗被魂族围攻,危难之际,当时封魂宗的掌教可是一个标准的飞升境强者,他耗尽身修为,将一大批魂族镇压,那一战中,魂族的损失几乎是他们在界域大战中损失的二分之一。

据说,那封魂宗掌教使用的封魂碑是一个上位仙器,界域大战之后,众多修炼者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封魂碑的下落,企图找到进入封魂宗残址的路途,只是经过千年尘封,渐渐泯灭于世人口中,只在一些大陆传奇故事中偶尔出现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浔仇目光闪烁了一下,抬起头看着秦天再次问道。

“冷夜司曾经有人带着数片玉简残片鉴定,那残片上的文字很奇特,我们彻查了一遍古典后,发现便是封魂宗的特有文字。”

秦天呼吸急促的说道:“而且我暗中查过,封魂宗并没彻底消灭,一年前大陆上出现魂族的时候,据说有人见识过封魂印法的出现,应该是他们的传人入世了。”

浔仇一时没有说话。

封魂宗这样的地方,隐匿了几千年之后都有了传人出现在世俗界,看来魔念口中的一次天地大动荡,在所难了。

不过,哪怕封魂宗的修行者隐匿得极深,但只要舍得花时间,总是可以寻找出一些线索。

“好了,说说你们这次除了找我,还有什么目的。”浔仇总觉得,这秦天还有什么没有告诉自己。

秦天眼瞳缩了缩,才道:“没有了。”

“真的没有了么?”数个呼吸之后,浔仇看着秦天,再次问道。

秦天惊恐的望着浔仇。

“很好。”

浔仇看着他的脸色,似乎很满意的点点头,俯下身体,凑到他的耳边,“既然这样,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
秦天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到了极点。一股阴森至极的劲气在此时轻而易举的刺入了他的脑袋,将中枢系统瞬间吞噬。

“你…”秦天怎么都不能相信自己的生命就将结束,一只僵硬的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抓住浔仇的衣角。

浔仇看着秦天渐渐放大的双瞳,轻声道:“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一诺千金的人,何况对付你这样的背主求荣的小人。”

秦天听清楚了这一句,下一刻整个人便软躺下去,而浔仇的手掌在于对方的脑门分离的时候,他突然感觉到有一道信息从秦天脑海中闪过去,浔仇将自己的精神力渗入进去,下一刻脸色已经大变。

武安郡药师会,为了迎接两日之后的药师大会,这里已经变成了整个城市的焦点,来自帝国甚至其他国家的一些知名药师都赶到这里来。

“墨菲,这次会长听说了你的事情之后,专程要见你一面,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到时候见到了文前辈,一定要好好学习才是啊。”陈坦带着墨菲行走在武安郡药师会中,跟着身边的少女轻声道,望向少女的眼神,就像是碰到了宝贝一样。

两年半之前,浔仇成为了坊远城年轻的高级药师,这已经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后来惊喜是不断,一个月之前,巨印武馆的后辈墨菲,居然是展现出年轻一辈的厉害,成为了坊远城历史上,年轻的大药师。

自从浔仇在明炎帝国扬名之后,其实陈坦心里面还是有些打鼓的,毕竟之前与浔仇定下的约定,现在对方的身份已经今非昔比,眼下秀战在即,浔仇是否会来武安郡参赛都是两码事。

不过墨菲崭露头角之后,便是很好的解了坊远城药师会的困境,陈坦相信,一个二十二岁的大药师,在帝国的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出现过,但绝对也足以排在前十位了。若不是这次药师大会,诸葛家冒出了那妖孽姑娘,陈坦相信没有人能是墨菲的对手。

这一年多,墨菲没有在继续罡元修炼,而是一门心思放在学习炼药上,相比于浔仇与她初次见面时那种飒爽英姿的模样,现在反而秀气柔美起来,再加上大药师的身份,绝对是一个很美丽诱人的姑娘。

“我明白。”墨菲点了点头,随着陈坦进入药师会三层,陈坦上前敲了敲门,带着墨菲走了进去。

房间中,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正要出门,陈坦见状赶紧道:“文会长,您这是有事情吗?您要见的人我跟您带来了。”

门首正打算离开的人愣了一下,而后道:“哦,看我这记性,居然忘了,请进。”

“文会长,这就是之前跟您提起的墨菲,二十一岁,大药师级别。”提到墨菲的名字时,陈坦的脸上都是带着浓烈的喜悦之色,随后他又跟墨菲说道。

“墨菲,这位就是武安郡药师会的会长,文铭前辈。”

墨菲欠了欠身,轻声道:“晚辈墨菲,见过文前辈。”

文铭面带着慈祥的笑容,吩咐墨菲不必多礼,而后朝着外望了一眼,眼瞳深处,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森森之色。

吉安治疗白斑病费用
吉林治疗白斑病费用
吉林治疗白斑病费用
标签
友情链接